图片著作权归属侵权 一张图就索赔1万元!

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该影像公司挂号证书并不是
取得著作权的法定依据,遂驳回被告诉请

图片著作权归属问题,一直是关注热门
。广州一家公司在其官网上运用了一张图片,被北京一家影像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补偿侵权补偿金7000元及律师费3000元。

8月6日,新快报记者从广州互联网法院获悉,该法院认为著作权挂号证书不克不及作为认定拍照作品著作权归属的惟一证据,遂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被告的全部诉讼诉求。

影像公司起诉侵权,索赔1万元

被告:有有心引诱
运用的嫌疑

记者了解到,北京某影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起诉时称,其是海内图片销售平台的主要供应商,编号为BVS-P0××××14图片的著作权是该公司所持有,并在北京版权局举行了版权挂号。

而广州某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其主办的网站上运用了上述图片,北京某影像公司认为,该网络公司未经许可,运用了其享有著作权的拍照作品。

为此,该影像公司提起诉讼,要求补偿7000元和承当为制止侵权而支付的3000元律师费。对此,广州某尼网络科技公司辩称,没有加害北京某影像公司著作权的有心。涉案图片由网络所得且已过修改,涉案图片与北京某影像公司主张享有著作权的图片其实不完全一致。

另外
,广州某尼网络科技公司认为,涉案图片无版权申明,也无水印标注著作权人,在收到传票之前并无任何可取得涉案图片著作权信息的途径。北京某影像公司乞求的补偿额过高,有歹意
诓骗之嫌。因为上述影像公司并没有按照版权图片惯例,在图片上注明“版权所有,不得转载运用”等文字,也没有版权方的企业标记,且在过去五年以类似上述公然发布但未标明著作权的图片发动了近万场诉讼,有有心引诱
他人运用,进而起诉要求补偿的嫌疑。

法院:挂号证书并不是
取得著作权的法定依据

据介绍,本案涉案图片是运用数码相机等设备对男子浅笑着单手托物的特定动作举行拍摄,在人物、构图和创意方面,具有必然的独创性,应当认定为拍照作品。因此,本案为损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胶葛,争议的焦点问题为北京某影像公司能否享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

在本案中,北京某影像公司仅供应了北京市版权局出具的《作品挂号证书》,以证实其为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人。

根据《作品强迫挂号试行办法》第二条划定:“作品执行强迫挂号。作品非论能否挂号,作者或其余著作权人依法失掉的著作权不受影响。”即我国著作权挂号制度采取强迫挂号体式格局,作品挂号机关在举行作品挂号时,其并未对作品的权属做实质性审查,对作品属性、创作光阴等事项,仅采取立案制度,均系“强迫挂号”。

所以,著作权挂号证书仅是挂号事项失实的初步证实,仅能起到公示和初步证据的作用,并不是
取得著作权的法定依据。为此,在广州某尼网络科技公司不认可其证实力的情况下,北京某影像公司仅出具《作品挂号证书》不克不及视为其已完成了举证证实责任。

因为北京某影像公司并未提交涉案图片的原件及具体信息、涉案图片现实创作者的相关情况、拍摄的过程等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且其无法提交相应的证据证实涉案图片发表的具体光阴和体式格局,其网站主页上亦无法获得
涉案图片的展示情况,故其提交的《作品挂号证书》这一初步证据尚不足以证实其为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人的主张,理应承当举证不克不及的不利后果。

为此,广州互联网法院于2019年6月25日作出一审判决,对北京某影像公司的诉请,不予支持,驳回其全部诉讼乞求。宣判后,北京某影像公司不服,已提起上诉。

法官说法:加大对著作权审查力度,预防“打单”维权

目前,图片著作权保护相关问题日益凸显,既存在未经著作权人同意擅自运用图片的侵权行为,也存在哄骗已公然版权的图片营销图利的行为,更有图片公司在图片权属不清、证据不全的情况即通过大规模诉讼举行“打单”维权的乱象。

广州互联网法院默示,司法机关在处理图片类著作权侵权胶葛时,起首要解决的问题是被告能否真正享有图片的著作权。

本案中,北京某影像公司提交了北京市版权局出具的《作品挂号证书》,也仅能起到初步证实作用,其实不足以充分证实其真正享有涉案拍照作品的著作权,其仍需进一步补强举证。

另外
,在互联网语境下,司法实践适度加剧权利主张人的举证责任,要求其供应愈加完整的权属证据链条,才能切实有效保护真正的著作权人。

广州互联网法院默示,法院在审理图片著作权侵权胶葛案件时,应恰当加大对著作权归属的审查力度,预防非权利人借助司法手段损害真正著作权人的合法优点或加剧图片运用者的经济补偿负担,从而更有效地保护创作创新,推动图片市场健康有序发展。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omjuegos.com